Tuesday, January 12, 2010

咨询意见。



请问一项公共课题,在法庭审讯其间,如果手头上有非常可靠的证据,是可以还是不可以公开发表看法?

此君(点入,有时间请看留言)说法院没有判决,对公众发表意见和看法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您的看法又是怎样?

附加了一条问题马来西亚的司法独立吗?
hehe! 搞不好这里是只有我认为不独立罢了!?

26 comments:

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...

对牛弹琴,牛永远都不会欣赏。

· 康华 · said...

君子不与小人斗。

Frank C said...

为了确保最终的判决更加公平公正,对公众发表意见和看法确是不负责任的行为,尤其是身为一州之长,言论可能影响会公平公正的判决.

在审判结果出来,随意对公众发表意见和看法,是对司法的不信任,这就有违“审判独立”和“二审终审”的原则,司法上是不适当的行为.

审判独立”要求法院的判决不能受到外来的如行政机关的不当干扰,也要求上下级法院之间是独立审判、法官与法官之间独立,上级法院不能代替下级法院判案,其他法官不能代替主审法院判案;而“二审终审”则是旨在为被告人提供救济权利,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时,可以向二审法院寻求救济,如果一审法院按照二审法院的要求判案,那么被告人的上诉就毫无意义。

Frank C said...

查阅来自网络;就个人而言,陈述应该合理的.

普普 said...

最重要司法独立、公平和公正!

林某说赵明福是被杀的,被警察盘问,无疑是小提大作,双重标准。

要控告他什么?

煽动罪?很多人都“心里有数”,道出了很多人心里的话,感谢都来不及呢,没有煽动成份。

诽谤罪?诽谤了那一个人?那一个单位?理不出所以然来,很难提控。

藐视法庭罪?他不是严厉质疑法庭的判决,也不是鸟法官,也很难成罪。

所以,多止一举!

警察唯一能用的是煽动罪,但要诠释煽动罪,界线太模糊,对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来说,是一大讽刺!

波波 said...

基本上,同意Frank C。當然,在司法不公的國家不方排除立場有所逆轉的可能性

Frank C said...

Fair佬,

出于友情,

我还是顶你.....

咚咚 said...

医加既时势温食艰难啊fair佬,何必为难人地呢?枪手吾开工又边有饭开啊?为佐做好伲份工者,撼住个良心都要即嘞。
锑开滴

Fairnation said...

大牛: 你是非一般的牛。

康华: 听你说, 不斗了。 正如他的标题,"接受改变不了的。"

Frank C 和 波波: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, 冥王星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只是前提是马来西亚的司法必须是独立的。只是他倾向于相信马来西亚司法是独立, 我就不认同。

普普: 我就是不认同提控林冠英煽动。 这对"民主国家"是一项大讽刺。

Frank C: 谢谢你挺我, 你给意见已经算是最好的支持。

Fairnation said...

咚咚:他又未必是枪手,有些是把党的利益放在比华社或人民更重要。
他也许是个热忱为党服务的党员, 从他言论当中可以窥探出,他是不甚了解时下的华社需要的是什么。。。

Botak said...

FAIR佬: 先說主題: 本來法院未判最好別說, 但是民眾有猜測的權利, 再者, 在這雙重標準的國家, 你有什麼不早說明天很可能就沒有機會說.
他不是槍手, 他只是一個典型的國陣華裔黨員, 他必須厚着臉皮, 自欺欺人的死撐下去, 否則他入黨那麼久以來所代表, 所堅持的價值觀, 就變成了一堆大便.
更好笑的, 他們為了撐馬華的門面, 連帶須撐國陣的門面, 進而被逼撐巫統的門面. 這是他們錯誤的門面觀, 他怕如果巫統做的任何事情被譴責他, 身為馬華黨員都會BOH BIN, 他卻不知道, 在成熟的民主國度, 執政黨的黨員是在大是大非的立場不一定跟政府走的.
他根本不是在講道理, 而只是在爭口氣而已. 說不好聽一句, 總得給老闆看他有做事啊, 看他所擔任那些什麼鳥職位, 又是一個等待出位的典型馬華黨員而已.

Fairnation said...

botak,也许我是不该去他的blog发表意见,我是浪费时间罢了。
道不同不相为谋。 我在缘木求鱼, 对牛弹琴。

草禾刀, blee said...

Fair佬,您现在还好吧??不管您火不火,草禾刀请您喝杯凉茶!!来,干杯啦!!

Frank C said...

明福这条命,大家永远不要忘记是怎样失去的。

警方对待林某的双重标准,确实是有针对之嫌疑.

所以,你的言论整体而言,是正确的。

Fairnation said...

草禾刀, 不火了, 看到你们的留言感觉我不寂寞。你们都是不苦口的良药。

Frank C, 我是怕我争论过头, 变得偏激了。 所以停下反省, 也想看看各位的意见。 明福的悲剧是我感觉最震惊的事件。 毕生难忘。因为信不过政府, 所以支持走舆论压力路线。

二楼后座-╭∩╮(◥◤_◥◤≠) said...

fair兄,
如果我是你,吊他都傻的。
人不与狗斗。
一个可以在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议案上离席的政党,你还期待它们会很客观地评论事件?
一个拥有老大是刽子手,老二是av主角,中委是秦桧后人的政党,你还期待它们会讲正义?
一个可以把自己选区被毒害而溜跑去跳大肚皮舞的政党,你还期待它们会有道德人格?
他妈的不知道为什么,一提到这些政党,“他”字就打不出来,只能打“它”。
可能它们都是狗的关系吧!

Fairnation said...

二楼, 我错了,我做了傻仔。嘻嘻。

做了很多错事,却没有悔过之心的党,真的不值得花时间, 浪费时间多争辩。 我以后不会这样傻的。

冥王星 said...

你在我哪里讲了很多话,我也想了几天,希望不会再引起情绪化的反应。我认同马来西亚司法是不独立的。林冠英是因为行动党的一些言论前不对后我才会对他开腔,完全没有对赵明福不敬的意识。不过,憋开这些不谈。

我也同意F.C.的说法,猪才会觉得赵明福不是被人做瓜的。

但是,做瓜他的人,可不可以是民联的人?对不起,如果有民联的人在这里。(早上突然想到的,我不是找碴,只是很想知道你的看法罢了!)

原因在于,很多人说他的死和国阵政府有关,因为命案发生在雪反贪局。但是,可不可以是民联的人收买他的命?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?反贪局召他问话,为的是几千元的拨款。买凶杀人,我想应该比这个价位高啦。所以,为了几千块反贪局要做瓜他的理由很牵强。而且,就算是因为一些“内情”被人做瓜,该做瓜的不应该是“议员”吗?做瓜一个助理又不能把秘密守着。

以上纯粹个人看法,不知各位认不认同?你可以当我是疯子讲话。不回答也不打紧。话就到此为止

Frank C said...

(但是,做瓜他的人,可不可以是民联的人)

看在那里死咯~

Frank C said...

冥王星,

我用尽方法,都没有办法知道,民联的人是怎样在反贪局的鹰犬重重包围监督之下,进去反贪局杀人。

我想,最好的方法,是你去帮我问问明福,他是怎样被人谋害的。

报梦给我知道一下。

冥王星 said...

Frank C,

哈哈。我记得你讲过他报过梦给你。我看你来问吧。(不是对死者不敬)。

但是,我也想不通,为了几千块钱,杀了他干什么?
千几万的都还未死人。几千块的反而死了。

冥王星 said...

而且,明知道他死在那里,会有很多关系撇不清,为什么还要在那里呢?或者像你讲的,可能“——”没有脑咯

Fairnation said...

冥王星: 欢迎光临。

Frank C:谢谢你帮忙回应。 这里心水清的人不少,看有没有人要谈罢了。

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...

星爷,不知道你喜欢看电影吗?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电影里面严厉拷问的手段呢?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赵明福瘦弱的身体?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一时错手呢?不知道你有没有compare过他的尸体和其他跳楼自杀者的尸体的分别呢?不知道你认不认为反贪会就是国阵政府的鹰犬呢?

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良心呢?

冥王星 said...

各位都说自己是普通市民,希望通过言论的力量改变国家。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出声。那么,在这里,我希望大家帮个忙。利用你们群众的力量,为地方上的华小出一分力。有一间华小,土地批准拿到了(已经确定是华小保留地),公共设施也准备好了,建筑图册也已经在去年呈交上县议会,建筑华小的钱(最重要的也已经准备好了)。当地的居民,必切需要一间华小。但是,不懂为什么县议会,也就是现在雪州民联政府的县议会。迟迟不肯批准图册。今天说土地有人动工(不确实指责);隔几天,又要建校委员会,学校董事部提呈建筑大蓝图。

现在,已经是1月中旬。突然要求大蓝图,将会影响建校图册的批准;因为,华小肯定是不可能在本月提呈大蓝图。那么,又要拖到二月份。县议会预计如无意外三月才能批准。那么,华小不可能在建校委员会预定的2011年开课。更好奇的就是,整块地段超过1万英亩的大蓝图已经得到批准。华小地段,都已经包括在内,为什么还要董事部提呈大蓝图?

在这里,有没有熟悉工程的人士可以提供意见?
1. 问题如上,需要再呈交大蓝图吗?董事部又不是发展商。
2. 好比你买了一块工业地要建厂。整个规划发展商已经把你的地段纳入大蓝图然后得到批准。那么,你建厂的时候,是否只需要提呈建筑图册罢了?

这是一间难得在搬迁、建校期间都没有任何问题的华小(土地批准了、家长没有问题、300万资金充裕)。希望各位,发挥你们的力量,为这间华小打抱不平。希望各位不是只在中央有错时,站出来大声讲;然后,民联有问题时不出声的群众。True, fair and genuine voice from you are needed.

Fairnation said...

大牛,你一定是在youtube看过 MACC Downfall Parody。